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江西“光伏大跃进”是纸上画饼xg-795

    发布:admin 浏览:
     

      江西“光伏大跃进”是纸上画饼就在欧美对中国光伏产业双反围剿相继落靴、行业漫天阴霾之际,江西省却在近日公布了一个设想宏大的《光伏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根据这个《规划》提出的目标,到2015年江西全省光伏产业收入将达到2500亿元,并把光伏发电成本控制在1元/千瓦时以内。

      

      就在今年,江西光伏业主营业务收入刚刚有望突破千亿元,而短短三年后就要达到2500亿元的规模。在光伏业整体入冬的时候,这样的增长目标无疑让业内人士感到惊讶,也难怪有人质疑江西是要逆势而上搞光伏大跃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此时,江西省内最知名的光伏企业赛维LDK因信贷资金到期无法清偿,被上海农商银行告上法院,从而爆出中国光伏业债务违约第一单。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由于股价长期低迷,纽约证券交易所日前也终于对包括赛维在内的4家中国光伏企业亮出退市警告的红牌。而此前高调入股赛维的恒基伟业被媒体曝光在国内多地成立光伏项目后即撤资的劣迹,市场指其涉足光伏产业只是充当不下蛋的鸡。

      当地光伏企业负面消息集中爆发,国资输血也难挽昔日明星企业的风雨飘摇,这些对于刚刚绘就十二五宏伟蓝图的江西不啻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光伏行业近年来的兴衰起落早已证明,靠市场化道路、依靠市场或许才是企业脱困的解决之道,而指望继续走政府催肥的老路来书写光伏大跃进的传奇,终归只能是一张画在纸上的大饼而已。

      大跃进殷鉴未远爆发式增长已无可能

      官方资料显示,经过5年的发展,江西以新余、上饶、九江、南昌等为代表的太阳能光伏产业基地已初具规模,其中无疑以赛维LDK最为出名。

      但江西方面似乎不满足于此,其最新出台的《光伏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显示,2015年该省光伏产业收入要达到2500亿元,并使光伏产业由重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升为全省重要的支柱产业。

      直到今年年底,省内光伏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破千亿元,还是江西省一直在努力的目标;要在三年后达到2500亿元的规模,意味着今年每年的产业收入至少要增长500亿元,同比增速要分别达到50%、33%和25%以上,才能勉强实现这一目标。业内将其称之为大跃进,确实并不为过。

      中国光伏的大跃进并非始自今日。以江苏为例,这个全国光伏第一大省自2008年开始,在全省先后建设了常州、无锡、金坛、常熟、镇江、扬州、盐城、徐州、泰州、高邮、启东、苏州等光伏产业园。

      2007年,以尚德电力为核心的无锡光伏产业园项目提出的时候,即设定到2012年要实现1000亿元产值。以天合光能为主导而建设的常州光伏产业园,其发展目标设定为,到2015年形成一个千亿级的光伏产业集群。

      其他地区更是争先恐后。据不完全统计,在前几年光伏的全盛时期,全国应该有300座城市提出大力发展光伏产业,而其中不少城市打造了大规模的光伏产业园,数十个光伏产业园提出了上千亿元的产值目标。

      各地的光伏产业发展规划和扶持政策也纷纷随之出台。还是以江苏省为例,其2009年6月19日发布的《江苏省光伏发电推进意见》,规划到2011年,全省电池及组件产能要达到10000MW左右,光伏产业总产值达3500亿元,成为拉动全省经济的主导产业之一。

      由于当时的下游电池、组件规模的扩张成本较低,仅需几亿元或十几亿元就能使规模加倍,相对于做大产值而言,扩张产能显得更容易。正是在各地宏大规划的快速催肥下,自2010年开始,尚德电力、英利绿色能源、天合光能、阿特斯、晶澳等一线企业的产能都扩张到了一倍以上。这股扩张狂潮一直延续到2011年上半年。以尚德为例,产能从2009年的1.1GW扩产到2010年的1.8GW,而到2011年扩张至2.4GW;而晶澳的产能在2010年扩张到1.8GW,2011年更达到3GW,甚至超过了尚德。

      光伏行业即将迎来爆发式增长,谁不扩张谁后悔,如果这句话曾经是那个时代所有光伏企业的心声,如今它们正在为当年的疯狂而付出惨痛的代价。高歌猛进的泡沫破灭后,留给这些地方的只有空荡荡的产业园区和看不见底的债务黑洞,而那些亮丽的产值目标,也转瞬成为遥不可及的空中楼阁。

      而在传统市场全线失守、产能过剩严重、企业债台高筑的今天,国内市场的启动还尚待时日,短期内光伏业的发展空间已经极大受限,正如有专家指出在当前政策与市场需求条件下,尚不足以消化国内光伏企业的产能。包括赛维在内,很多光伏企业都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而当地政府居然还能规划出光伏产业在两三年内继续爆发式增长的绚烂图景,显然无异于痴人说梦。

      江西方面其实并非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所在。其也在《规划》中指出,当地光伏产业和很多省份一样,在过去的几年里都是一哄而上,尚未形成具有竞争力的产业集群,整体集群效应不够突出。然而,或许是由于光伏龙头企业在当地GDP中占很大份额,要想撬动经济发展的引擎,除了毫无条件地继续做大光伏产业的蛋糕,江西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出路。

      债务危机恐全面引爆赛维或成定时炸弹

      11月19日,江西赛维公开承认,公司收到了纽交所的退市警告通知。因其股票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每股1美元,已不符合纽交所的上市标准;若在宽限期内无法使股价重回1美元以上,江西赛维则将从纽交所退市。而到11月21日,赛维又因为1笔亿元信贷资金到期无法清偿,被上海农商银行告上法院,中国光伏业债务违约第一单就此引爆。

      据公开资料显示,受行业困境影响,截至今年上半年,赛维负债率已达80%,公司负债总计为211.6亿元。而截至今年9月30日,江西赛维短期银行借款8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8亿,长期借款32亿,总计超过150亿元。另一方面,赛维同期的经营活动、投资活动、筹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8亿元、-5.5亿元、-2.4亿元,现金流早已告急。

      在此情况下,赛维寻求游说贷款行在贷款到期后进行续贷,以维持其现金流和未有违约的信用记录。赛维2012年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其借款取得的现金为206亿元,同期偿还的借款为208亿元,两者大致相当。

      正是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手法,对于赛维,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主多了似乎也不愁。尽管从年中披露巨亏、债券评级遭下调开始,关于赛维债务违约的传闻就不断,但经银企协商,赛维成功让大部分债权银行对到期贷款进行续贷,所以此前一直没发生债务违约事件。就在10月21日,赛维一份4亿元的短融券也如期兑付,也暂时解除了市场对赛维出现首笔债务违约的担忧。

      纵然赛维长袖善舞,然而常在河边走,又岂能不湿鞋?在这笔亿元贷款到期前,赛维也照例与上海农商行方面进行沟通,希望银行给予续贷支持。但上海农商行却坚决不同意续贷,提出让赛维偿还贷款本息,贷款逾期便一纸诉状将赛维告上法院,赛维也终究是阴沟里翻船,摊上了这光伏业的债务违约第一诉。

      债务违约,企业经营失误、信用下滑是首要责任。春风得意的时候,赛维也曾经是银行的座上宾。在赛维的主要贷款银行中,不但大型国有银行、政策性银行悉数入列,一些股份制银行也跻身其中。2011年3月的一份数据显示,赛维获得银行授信254亿元,实际使用额度152亿元。

      眼下,令赛维头疼的是,它面对的早已不是一家银行的债务问题,上海农商行此时发难,很有可能引起其它银行的效仿和跟风,债务雪球越滚越大,从而彻底引爆它的债务危机。对于赛维和江西省来说,这恐怕都是它们的不可承受之重。

      对于江西方面来说,无论是力保赛维的上市公司地位,还是着手化解已经火烧眉头的债务问题,都绝非易事。在这两个定时炸弹彻底熄灭之前,十二五光伏业大跃进的美梦,恐怕还是少做为妙。

      救星真面目大起底赛维躺着中枪

      10月19日,赛维与江西恒瑞新能源公司签署股权购买协议向其定向增发19.9%股份,通过股权融资应对困难。到11月初,赛维开工的生产线也已从此前的3条增加到了7条,开工率已由前期20%-30%升至约50%。而作为拯救赛维的功臣、江西恒瑞新能源的大股东,恒基伟业也随之浮出水面,开始被人冠以光伏新贵的荣宠;公司董事长张征宇,也终于被打上了光伏大佬的印记;其在全国光伏领域超过500亿元的大手笔投资,更引发了市场的瞩目,为业界所津津乐道。

      然而对于赛维来说,危机并未伴随此次股权融资而真正解除;这次惹来麻烦的,恰恰就是日前还在扮演救星角色的恒基伟业。有媒体对恒基伟业主要光伏基地进行实地调查发现,这些基地绝大多数仍在建,或处于停工状态;往往是成立光伏项目后即撤资转战下一个地方,留下的只是一窝不生蛋的鸡。

      光伏行业的寒冬中,恒基伟业逆市而上的宏大手笔,显然令人意外。从今年以来,恒基伟业的光伏布局堪称硕果累累,根据公开的资料显示,其在内蒙呼和浩特投资80亿元;在山东聊城、莘县,分别投资66亿元和75亿元;在甘肃武威、张掖、嘉峪关,分别投资95亿元、95亿元和28亿元;在河南偃师,投资66亿元,均为光伏发电及设备制造项目,如果再加上入股赛维的出资额,总投资已经接近500亿元。

      吊诡的是,工商资料显示,恒瑞新能源公司注册时间为今年9月29日,离其收购赛维19.9%股份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而当时的注册资本仅1000万元。直到完成收购后的10月29日,恒基伟业与新余市国资公司才再次注资1.6亿元,而其经营范围却已大大放宽,甚至允许房地产开发、土建工程等。

      其实,不单是在江西新余,地方政府给予这家光伏新贵开出的特价菜单中,土地的优惠基本处在最前列。然而在完成一轮风风火火的跑马圈地后,这些恒基伟业打造的光伏基地绝大多数仍在建或处于停工状态,承诺的资金迟迟没有到位,具备安装能力的不超过三家。

      看来,恒基伟业的醉翁之意,似乎不在光伏,看中的是地方政府给予光伏行业的各项优惠政策,包括财政补贴、低廉的土地成本等。对此,曾有国家某部委官员直言,现在光伏投资的一个共同点是以民企为主,其中部分企业的目的纯粹就是圈地、圈资源,然后搞银行贷款。

      如果是这样,恒基伟业的光伏新贵名头,可以说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悲催的是,这回赛维躺着中枪,不幸充当了羊头的角色。业内有理由质疑,摊上了这样的股东,虽然股比不大,却也足以影响赛维的经营决策,何况公司的三位高层均已进入赛维董事会;而江西新余市,当初找上恒基伟业来作为注资赛维的合作伙伴,背后又有着怎样的考虑呢?

      说到底,作为地方政府来说,盲目引资救市、病急乱投医的做法,只能让企业更加病入膏肓;而重蹈过去拔苗助长的覆辙,搞光伏大跃进也是注定没有出路的。地方政府的规划目标要同国情、同其他省份的目标做好协调,否则这种一厢情愿的规划只能徒留笑柄。而在合理政策扶持的同时,真正引导企业面对市场,懂得适当放手而不是变本加厉的干预,才能使得整个中国光伏产业走向健康持续的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