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光伏业危机四伏 赛维还得过苦日子mx-019

    发布:admin 浏览:
     

      光伏业危机四伏 赛维还得过苦日子 2012年年底,江西新余,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维,LDK.NY)董事长彭小峰在路边一个相对简陋的土家菜馆宴请了几位国有银行省级?

      饭桌上的彭小峰很少说话,对于赛维近况的询问,他也一概以沉默应对。

      整个2012年,彭小峰都被赛维破产及其下课的谣言包围着,日前还有媒体报道其已经下课。为此,《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特意向新余市市委宣传部确认,对方告知,这只是一个谣言。赛维内部一个高层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彭小峰现在还是董事长。

      老兵新帅

      处于风暴中心的赛维,刚刚完成权利的更迭,佟兴雪上任新总裁兼CEO,彭小峰正式退居幕后。

      而在此前不久,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下称尚德电力,STP.NY)董事长施正荣同样退居二线,把经营管理权交给了此前担任首席财务官(CFO)的金纬。

      尚德与赛维,这两个曾经创造过中国光伏行业神话的光伏产业,不约而同地掉进了光速发展的陷阱里,如今,面临内外交困,他们如何自救?

      佟兴雪是赛维的元老,也可以说是中国光伏业的元老。

      在进入赛维之前,佟兴雪已经在光伏行业浸淫了十多年。佟兴雪在2004年便担任了美国光伏企业GT-SOLAR公司亚太地区商业总经理,而那时的光伏市场并不像现在这般庞大。我们主要做的是示范产品,彼时的光伏产业应用与现在的刚好相反,主要应用于边远落后地区,解决特殊地区供电困难问题,发电系统也主要以小系统为主。佟兴雪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当时就是几十瓦的系统。

      2005年7月,彭小峰创立赛维;2007年6月,赛维便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交所,成为江西省第一家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在国外上市的企业。

      佟兴雪于2007年1月加入赛维,负责赛维的具体运营工作。在董事会里,他是仅次于彭小峰的二号人物。

      佟兴雪骄傲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作为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赛维对江西省的经济带动和影响十分巨大,为江西创造了几万就业岗位,加上我们的关联企业,肯定有十几万从业者。

      光伏危机

      其实,赛维的扩张并不罕见,这个时期的中国光伏产业,几乎都呈现出一种癫狂的状态。

      2006年,赛维迅速崛起,并成为亚洲规模最大的光伏企业,在中国的光伏产业中扮演重要角色,创始人彭小峰也由此达到事业的巅峰。

      由于摊子铺得太大,债务率过高,赛维很快就掉入了自己过度扩张的陷阱里。随着近年来光伏行业产品价格的不断下滑以及美国针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措施,赛维陷入泥潭不能自拔。

      去年上半年,赛维总资产为64亿美元,总负债59.54亿美元,负债率为93%,此外还有10亿美元短期债务到期。

      其实早在2008年,在江西省发改委工业处发布的关于《江西光伏产业发展规划》报告里就指出,光伏产业形势,并不像外界看起来那么朝阳,在过热的发展势头中,存在一定的隐忧。

      同样是在2008年,在一次光伏产业交流会上,佟兴雪提出了光伏产业将面临隐患的观点:(中国的光伏产业)再这样无序发展下去,欧美迟早要反倾销,欧美一反倾销,中国市场就会休克。可惜的是,当时没有人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包括彭小峰。提及往事,佟无奈地说:那时候也很正常,大家都是一种狂热的状态,所以决策上可能也会有一点偏差。

      亏损并不只是赛维一家的境况,近年来,整个光伏行业似乎都已陷入最低迷的状态,光伏业的另一家大佬尚德电力同样身陷生死劫。

      但是在佟兴雪看来,这不能算是一件坏事,反而可以在危机中看到机遇。一些落后的产能肯定会被淘汰,一些没有竞争力的公司肯定会出局,多元化的市场格局会逐渐形成,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改变。而赛维的目标,就是在行业洗牌中活下来。

      救赎之路

      裁员、减产、卖地、引进战略合作者到最后的建电站,曾经风光一时的彭小峰为挽救赛维忙得焦头烂额。

      2012年11月6日,彭小峰卸任赛维总裁,将赛维全盘交给了早在2008年就曾经提醒过他不应过度扩张的佟兴雪来打理,自己则退居幕后。

      我一天只吃一顿饭,因为实在是没有时间。佟自己也很无奈,本来是打算退了,让年轻人来做,结果面临这样的形势,小峰董事长就说‘你再带一带’。原本只负责运营、常年呆在江西新余的佟兴雪,现在要担负起更多的责任,以后会更忙,肯定是全世界各地跑。

      恒瑞新能源集团被看作是赛维的一个救星,2012年10月23日,这家于9月29日新成立的、新余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占股40%的新能源公司,溢价购买了19.9%的赛维股份。

      就在此时,对于赛维将被国有化的传言甚嚣尘上,外界都在猜测,赛维离国有化还有多远。一位接近赛维的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彭小峰现在实际上已经没有权力了,他说了不算了。

      而在佟兴雪看来,恒瑞新能源的进入,是很正常的商业投资行为。我们不是说需要他们的资金,这实际是一种强强联合,我们着眼的是以后的合作,这是我们的未来规划。

      入股赛维,新余市政府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江西省国资委一位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他看来,新余市政府就不应该出手救赛维:就应该让它破产,这样下去就是一个无底洞。而新余市政府的一位官员则很无奈地表示:不是救不救的问题,而是一定要救,(赛维破产)这个责任谁都担不起。

      此时的新余市,到处充斥着政府要拿纳税人的钱替赛维还债的流言。

      在佟兴雪看来,政府对光伏产业的这种支持是应该的:(政府)的这种支持,应该说是对这个行业的一种态度。在美国,一些重点企业出了困难,政府也会扶持。

      对于政府在用纳税人的钱替赛维还债的说法,佟认为这根本是无稽之谈:我们跟银行的借贷都是正常的商业借贷,不存在什么‘拿纳税人的钱还债’,况且赛维本身就是一个大的纳税人。佟兴雪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即使是在去年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赛维还是贡献了15个亿的税收。

      佟兴雪认为,外界媒体对赛维的报道并不准确:现在是整个行业都不景气,并不仅仅是赛维。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全行业的自律,不再去恶性竞争。现在赛维不再接那些恶意压价的单子了,也是在带头做好行业自律。

      然而,不管外界如何猜测,佟兴雪带领的赛维已经逐渐步入正轨。去年11月,美国《纽约时报》曾对赛维进行过一次半个版的报道,赛维股价逆市上扬12%,用佟兴雪的话来说,这算是对我的一个欢迎吧。而对于整个中国光伏行业还要经历多长时间的寒冬,佟兴雪也给出了自己的预测,我已经告诉过大家,要做好过两三年苦日子的准备。 记者 董显苹 实习生 简文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