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指尖上的光伏(四、市场的味道)ce-816

    发布:admin 浏览:
     

      指尖上的光伏(四、市场的味道)如果你爱他,就让他投资光伏,因为那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他,就让他投资光伏,因为那里是地狱。

      光伏作为一个新兴能源制造行业,其最终产品-光伏电池,在市场供需、政策支持、投资回报上,充满着不确定因素,因此光伏市场在所有工业制造品市场中成为最刺激、最波动、最五味杂陈的市场。在最早一批先知先觉的创业者的暴富榜样力量下,大批的学者、官商、赌徒、金融大鳄纷纷杀入战场,掀起一场场创业、扩产、绞杀的腥风血雨。

      今天,2012年6月,一级多晶硅料价格是22.5美元/KG,组件的价格是0.825美元/瓦。而就在2008年一级多晶硅料价格是420美元/KG,组件的价格是3.4美元/瓦。那个曾经号称拥硅为网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那些乘浪而来疯狂投资扩产多晶硅生产线的淘金者们,现在各个神色黯然,跌座在沙滩上,欲哭无泪。中国目前80%的多晶硅产能都处于停工状态。生产越多亏损就越多,可是停产就意味着资产在空耗。

      在地方政府的强力推动下,自2009年开始民间资本纷纷强势介入光伏行业,一轮扩产潮遍及全国。据统计,现在我国有100多个城市在打造光伏产业发展基地,10多个城市提出打造双千亿的光伏产业基地。据赛迪智库不完全统计,全国156家电池组件企业2011年的太阳能电池产能已超过35GW,预计2012年产能在40GW以上。与快速增长的太阳能电池供给量相比,光伏需求量增长则显得相形见绌。据2011年6月欧洲光伏工业协会对2011-2015年的市场需求量预测数据,2012和2013年光伏市场需求在30GW左右,因此仅当前中国的产能已可满足未来2-3年全球光伏市场需求,光伏市场的增长速度远不能跟上产能扩张的步伐。产能的过剩必然带来无序竞争和过度竞争的严重后果,造成投资浪费。

      多晶硅产业处于光伏产业链顶端。截至2011年年底,我国已建多晶硅生产线的总产能达到14.8万吨,预计到2012年年末我国多晶硅产能将达到20万吨。我国的多晶硅产量已占全球的35%左右,已成为继美、德之后的全球多晶硅生产大国。尽管中国产能产量大幅增加,但由于2011年欧债危机引起的光伏市场增速下降,导致国际多晶硅市场价格降到了22.5美元/KG,这一价格比国内绝大多数厂家的成本还低,因此,国内厂商不得不停产而眼睁睁地看着国外的多晶硅大肆进口。来自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进口多晶硅超过6.46万吨,同比上升36%,进口多晶硅占据国内需求的半壁江山。这足以说明,在多晶硅方面,我国高能耗低质量的落后产能过剩,低能耗高质量的产能不足。不进行自己的技术突破,纯粹照搬国外技术,一味采购国外设备,只能自食其果。我国多晶硅企业在能耗和质量能够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成本能够做到30美元/KG以下的实际不到3家。

      一方面是国内产能过剩,另一方面是市场增长放缓。近几年,中国光伏产业快速崛起,通过规模、技术和产业链发展,极大地促进了光伏能源成本下降。悲哀的是,由于政策滞后、并网受限,国内光伏市场增长迟缓。生产厂不得不舍近求远,产品的80%都出口到海外,国内用户无法享受到光伏产业增长的益处。同时,受2010年开始的欧债危机影响,欧洲这个占到全球光伏新增装机容量80%的最大海外市场开始疲软,德国、意大利等国家纷纷开始削减补贴。更不幸的是,美国从2011年开始启动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双反调查,美国市场也受到打压。就这样,欧债危机、双反调查的外忧与产能过剩、国内市场政策滞后的内患竟在不期中交织,曾经如火似荼的光伏产业急速坠入严冬。产品价格暴跌,全行业性亏损。

      面对残酷的市场,一些有实力的中国企业举起价格屠刀,价格战火从国外打到国内。市场经济是市场定价,公平竞争。利用规模优势,以低于成本价方式来拖垮竞争对手,是违法商业道德的恶性竞争。发生在美国,企业会立即向商务部提交反倾销调查申请,而中国企业往往选择沉默。恶性竞争把行业拉入泥潭,造成到处被双反,最终损害整个行业的利益。教训还不够吗?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一条:经营者不得以排挤竞争对手为目的,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市场经济也不会纵容恶性竞争。

      价格战的发起者杀人八百,自损三千。同业被迫回应,欲哭无泪。降价压力从下游回溯到产业上游,唇亡齿寒。如果受益者是国内终端用户,倒也算一件善举,无奈国内市场踟蹰,去年90%的组件都出口了。可悲的是,老外并不领你的情,还要告你倾销。热脸去贴冷屁股,到底所为何求?

      中国光伏行业正在走入一个不可延续的恶性循环。为扩大市场份额降低成本,野蛮地扩大产能,透支的产能导致在海外市场价格暴跌,暴跌招致双反。海外市场受限,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图谋国内市场。又是一番吐血价格混战,为摊低成本只能继续扩产。长此以往必将全军覆没。行业必须自律。

      当前光伏行业的内患表现在:1无序扩产;2疯狂价格战;3光伏行业标准缺失;4并网受阻国内市场难有作为;5缺乏统一有效的和政府/电网/电力沟通的窗口。以上这些问题已经超出了企业/市场自我调解的能力范围,必须由一个真正有约束力的行业联盟协调/管理/解决,力挽狂澜。

      作为战略新能源,光伏不是普通行业。和传统能源均为国企把控不同,光伏产能集中在民企。为了规范行业发展,制止价格战,作为最大制造国,应成立中国光伏联盟(NPVA)。联盟可由国家能源局牵头,行业大企业加盟。职责:1.分配产能;2.指导价格;3.政策协调;4.纠纷仲裁。

      总之,当前光伏市场的味道用一个字就能准确概括-苦。由于苦得难以下咽,投机者已经开始撤离光伏。但是,这仍然阻止不了那些执着的新能源战士。他们带着让世界更清洁更美好的信念投身到这场新能源的战斗。他们装备是小米加步枪,而敌人武装到牙齿,无处不在:在政策上阻挠,在并网上扼制,在市场上双反。这是一场力量悬殊的较量,战士们无所畏惧,也从未想过放弃。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光伏,这样一个利国利民的战略新能源行业坠入寒冬,出路在哪里呢?简单,出路就在我们脚下—中国国内光伏市场。光伏是可再生新能源,是一个关系到未来的战略产业,它的重要性在《十二五规划》和《政府工作报告》等重要文件上都得到验证无需重复了。问题是为何相对于近几年飞跃式发展的光伏产业,国内光伏终端市场发展如此缓慢,光伏发电并网瓶颈始终无法打开,配套补贴和融资政策如此乏力,不能不让人疑惑。

      光伏的政策滞后,根源在于决策者仍视其为普通制造业。按规划光伏虽发电比重不大,但它是新能源中最有可能民间普及的能源方式,其灵活性/产业链广度/就业覆盖力,是水/核/风等能源无法比拟的。决策者只有把光伏摆到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能源之一看待,才能下好这盘棋。

      城市大面积的独栋/别墅/工业厂房/公共建筑,农村的平房/独院,是中国光伏市场尚未启动的蓝海。分布式屋顶系统发电量小,自发自用,不影响电网运行,市场大,恰是欧美鼓励发展方向。只要政策到位,打通分布式并网的阻碍,国内产能立马就能被吸纳,供需关系恢复平衡。

      中国有世界最大的光伏电池产能,最全的光伏产业链制造业,最多的公共/工业/居民用建筑屋顶,广阔充足的阳光辐照资源,还有最高的能源消耗需求。只要电网放开并网的闸门,产业得救,民众得福,国家得利。何需去看欧美的脸色。

      光伏眼前的困难是暂时的,前景是美好的。国内光伏市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苦尽甘来,不会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