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李毅中表示生物质液体燃料替代潜力巨大ho-399

    发布:admin 浏览:
     

      李毅中表示生物质液体燃料替代潜力巨大 2月12日,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表示,生物质液体燃料燃烧潜力巨大,但是需要工业化和商业化。

      李毅中表示,我国有丰富的生物自然资源和可利用资源,除了种植物和陆地海洋的生物以外,还有秸秆、残余垃圾、畜禽粪便、工业和生活污水等等。据统计我国林业、农业、生产的废气一年有12亿吨,其中秸秆就有7亿吨。家禽和养殖业有机物的排放33亿吨,这个量很惊人,但是这些资源大部分没有被利用,反而造成了大气和水源的污染。

      比如说每年在田间里烧秸秆有1.5亿吨,如何合理的利用资源,变废为宝,目前有几种方式,一种是把秸秆烧了发电,一种是压缩成代替煤做燃料。但李毅中认为,秸秆发一度电需要燃烧秸秆1.2公斤,度电成本为0.3元,与烧煤相比在经济上缺乏竞争力。

      因此,他认为在生物质能领域综合利用效率较好的是生物发酵制沼气和生物质液体燃料这两个方面。

      要把前补变成后补

      生物发酵制沼气在我国农村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但是工业沼气并没有形成规模产业,整体技术水平还有较大差距。我国现有的工业沼气,主要使用农村秸秆、家禽的粪便,加上一部分城市垃圾、污水、污泥、工业和有机废物等作为原料,目前在河北、北京、上海、天津、广西已经有示范工厂。这些示范工厂生产的工业沼气主要用于民用燃烧,少量的净化之后作为汽车的燃料。

      根据中国石油大学新能源研究院的研究,在工业沼气方面相对领先的德国,因为缺少天然气资源,在德国政府免税补贴政策支持下,目前德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生物工业沼气发展最迅速、最成功的国家。2012年,德国已有8000多家工厂生产工业沼气,年产量106亿立方米,其中最大规模的工厂年产量约6000万立方米,可供30万人一年的用量。

      中国石油大学新能源研究院因此也建议,中国可以借鉴德国经验,在中国大力推广生物质工业沼气。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应该尽快制定工业沼气前补变后补的政策。

      前补就是补生产沼气的设备,这就造成了利益方去分享国家的补贴,把设备拿出来,设备安装以后到底运转得怎么样,生产了多少气都不知道。所以实际情况是重建设轻生产,据说建成的沼气厂的开工率不到一半。如果变成后补,就是这个钱补贴生产沼气,生产出一方沼气补多少钱,这样钱就用到点子上了。所以说我们一年20个亿的补贴,钱也不算少,但是效果不太好。李毅中说。

      李毅中建议,应该针对补贴的运行建立专项基金,并成立第三方认证机构。此外,他还建议国家能源局牵头、有关部门参与,制定并且实施天然气的规划。据业内专家估计,到2030年全国生物天然气有可能达到10000亿立方米。这当然是一个理想的数据,是专家测算的,还没有形成规划。1000亿立方米的概念就是,2030年全国对天然气需求的1/5,如果能出现真的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李毅中说。

      生物质液体燃料潜力巨大

      李毅中表示,生物质液体燃料潜力巨大,但是需要支持工业化和商业化。

      目前,我国已经在吉林、河南、安徽建成多个以玉米为原料的乙醇示范工厂,但李毅中认为这在高油价时代是可行的。但由于遇到与民争粮的关键问题,近年来我国生物质液体燃料正在向非粮原料转化,不用陈化粮,而且在深度加工后不但能生产乙醇,还能生产很多高附加值化工产品。

      按照美国能源署的统计,美国汽油消费量,1998年时个峰值,到2013年这15年间是呈持续下降趋势的。其汽油消费量下降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使用乙醇汽油和天然气替代。生物质能相对发展较快的巴西,其利用甘蔗生产的乙醇已经占到了全国车用燃料的一半以上。

      生物质液体燃料在我国,发展并不尽如人意。生物质能领军企业凯迪电力尽管经过八年努力,在武汉科技城建成了万吨级非粮生物制造液体燃料示范项目,每生产1吨成品油需要消耗秆材3吨。李毅中认为该示范项目已经能够做到打通流程、生产中间的混合油,其中生物质常压固定床等离子体气化作为创新性的核心技术是成功的。

      此外,多年来成为社会关注热点的地沟油,实际上也是一种资源,将其废弃沦为地沟油不仅是浪费,而且污染水源和土壤。随着人民生活的提高,地沟油的数量越来越大,据统计我国食用油的消费量,全国一年在3000万吨以上,这个数字很大,能够收集到形成规模,并且具有利用价值的所谓的废油至少在200万吨以上。实际的地沟油远远大于这个数字,李毅中告诉记者,2013年地沟油回收达到了50万吨,这个数字还是很可观的。

      作为生物质液体燃料家族的新成员,生物质航空煤油2007年才开始进入人们视野,2011年产品标准出台,其在中国的发展也命运多舛。2012年年初,中石化杭州分公司利用棕榈油生产出15吨合格的航空煤油,2014年通过民航组织的试航审定获得了产品生产应用和许可,目前中石化正在与空中客车、波音等公司合作开展产品的运营。但不巧的是,中石化杭州分公司因为城市规划问题被市政部门要求搬迁,因此该项目也已经停产。

      李毅中表示,生物质航空煤油经济性不成问题。随着国际油价的回落,经济性就更加突出了,具体数字我不讲,现在的航煤大概是3800元/吨,现在汽油是7200元/吨,柴油6000元/吨。李毅中说。

      据悉,目前波音公司与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正在开展航空煤油商业技术的合作,项目已经在杭州民营企业落地,到目前为止已经进行了一些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