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显示 class "clear" 的内容
新闻动态

  • 郎咸平激战中电联 电价改革推至风口浪尖

    发布:admin 浏览:
     

      郎咸平激战中电联 电价改革推至风口浪尖分析人士认为,年度煤炭合同谈判将至,上调电价将为煤价上涨提供借口

      进入四季度以来,火电企业再次陷入巨亏的深渊,电价上调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火电板块更是受此刺激而大涨。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称,由于发电企业正面临发电亏钱的困境,在目前通胀压力有所缓解的背景下,有关部门已经上报了电价调价方案,近期获批的可能性较大。

      但是,发改委很快否认了上调电价的消息。

      而郎咸平一篇《谁在忽悠电力紧张》质疑电厂亏损的文章称,拉闸限电,电力紧张,是因为电厂赚钱赚得不够多,为了加价而忽悠。

      对此,中电联又站出来加以否认。

      一时间,火电企业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电价上调预期落空

      四季度以来,火电企业喊亏的声音越来越强烈,上调电价的声音也不断高涨。

      据报道,电力企业正面临着2008年以来最为严峻的运营压力,局部地区电荒苗头再现,部分省市或再次面临拉闸限电考验。

      因此,在目前通胀压力有所缓解的背景下,有关部门已经上报了电价调价方案,近期获批的可能性较大。

      而对上调电价的时机,发改委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了即将上调电价的说法。

      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综合来看,目前并非电价上调的最好时机。目前CPI虽然有所回落,但是仍然处于高位,提高电价可能会削弱政府宏观调控的效果。而年度煤炭合同谈判即将到来,此时上调电价将为煤价上涨提供借口,反而会产生不利影响。

      此外,国际油价上涨导致国内成品油即将达到调价窗口,如果电价油价同时上调,将会对通胀产生助推作用,不利于国民经济的稳定发展。

      而更加让火电企业挠头的是,郎咸平在此时发表了一篇《谁在忽悠电力紧张》的文章,质疑电厂并不是真亏损,拉闸限电,电力紧张,是因为电厂赚钱赚得不够多,为了加价而忽悠。

      而中电联也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反驳了忽悠电力紧张忽悠加价的观点。并称,在目前电价体制改革尚未到位、竞争性电力市场尚未建立的条件下,建议适时启动煤电联动机制,将欠账的电价联动到位。

      宛学智认为,郎咸平的观点存在两点谬误。一是没有明确区分上市企业利润与发电集团利润,二是没有明确区分火电业务利润与非火电业务利润。由于五大发电集团的上市企业均是其集团内的优质资产,其整体利润率要高于集团利润率,因此上市公司的盈利数据不能代表五大发电集团的整体盈利状况。同时电力上市企业的盈利很大一部分是由于旗下的水电、新能源发电以及其他盈利较强业务的带动弥补了火电业务的亏损。整体而言,火电企业由于煤价上涨,成本压力较大,亏损现象确实普遍存在。

      调或不调电企都亏损

      2011年,发改委共2次上调部分地区电价:4月10日起,发改委上调了12个省的上网电价,上调幅度在2分/每千瓦时左右;6月1日,发改委又上调15个省市的非居民销售电价和上网电价。

      但是,从实际情况来看,上调电价并无法解决火电亏损的窘状。

      数据显示,以秦皇岛山西优混5500大卡煤炭价格为例,2011年3月价格约为770元/吨,目前已经上涨到860元/吨左右,涨了90元/吨。

      电价每上涨1分钱,仅相当于煤炭成本每吨抵消28元钱,而煤炭价格涨幅远远超过于此,尤其是电价上调之后,煤炭也会随之涨价,因此涨价对缓解电力企业亏损是杯水车薪。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说。

      如此来看,4月份12个省电价的2分/每千瓦时的上涨幅度,已被煤价的上涨完全吃掉。

      中电联发布的行业报告显示,今年1至7月份,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电投五大发电集团的电力业务合计亏损74.6亿元,同比增亏82.7亿元,其中火电业务亏损180.9亿元,同比增亏113亿元。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认为,即使真上调了电价,也不能缓解电企的亏损。一方面,按目前的形势,电企或要上调0.06元/度才能扭亏;另一方面,电价上调后,很快就会被煤价吞噬。

      据中金公司测算,火电企业要想恢复到2010年年末的点火价差和盈利水平,需要上网电价出现5%的同比增幅,但考虑到多方面因素,电价一次性调整到位的可能性并不高。

      有业内人士表示,因此,在当前的机制下,调不调电价,都改变不了火电企业亏损的命运。调电价并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根本办法。